等待水仙开花的日子,是冬天里的幸福时光

   文

  积雪草旧年,我养过一盆水仙,是在早市的花摊上买的。

  

   和小贩讨价还价,花了不多的几文钱,买了几个黄褐色的水仙鳞茎,中间部分已有花芽抽出,虽然小小的,但却让人惊喜。

  

   回到家里,把水仙鳞茎上黄褐色的外衣一点点剥掉,把泥土洗干净,水仙鳞茎露出本来的面目,嫩生生、白净净,煞是好看。

  

   放进在早市上淘来的一只浅浅的青花瓷小钵里,一掬清水,信手拈几粒白色的小石子放进去。

  

   嫌小石子不够白,我还反复刷洗了几遍,放在小钵的清水中,居然也挺好看。 水仙也不挑剔地儿,便在我给它准备的小钵中活得俊美安逸。 我每天给它浇一点点清水,看着它抽芽、长叶,细弱的根须从鳞茎底下钻出来。 水仙像小孩子似的,一天一个样,眨眼不见的工夫就长得葱茏、茂盛,绿意盈然。 心中隐隐觉得欢喜,想这水仙也像日子一般,在不知不觉中,让人多了盼头。

  

   快到春节时,这盆小小的水仙开花了。

  

   别说,这水仙还真挺争气,叶似翡翠般碧绿。 花朵一径向上,单瓣、白色、六片,花蕊金色,虽简单,却是姿态清奇,吹香弄影,自有其妩媚动人之处。 大约只有三四天的工夫,这花便已开得很盛了,凑近一闻,竟是幽香馥郁,满屋中暗香浮动。

  

   斗室新绿,生机暗添,呆在家里,守着花,只觉日子过得逍遥安好,不肯出门。

  

   水仙有单瓣和重瓣之分,所求不多,触水不死,还能开出不俗的花朵,且香气幽雅,深受世人喜爱,因此予以水仙众多雅称,诸如“雅蒜”、“金盞银台”、“玉玲珑”、“凌波仙子”等等。

  

   北宋诗人黄庭坚有诗曰:“凌波仙子生尘袜,水上轻盈步微月。 ”水仙的姿容让诗人想起曹植为美女甄宓所著的《洛神赋》:“凌波微步,罗袜生尘”。

  

   是以水仙得名:凌波仙子。 水中仙影,衣袂飘飘,轻灵美丽,倒也贴切。 宋人刘帮直也有好句:“借水开花自一奇,水沉为骨玉为肌。 ”水仙淡雅,又是好养的植物,符合国人的审美与情趣。

  

   想这水仙,水为泥土,骨如沉香,肌如白玉,清淡雅致,绝尘脱俗,不但高冷,且有仙气。